宋詞鑑賞・李清照・朱淑真  下の●●目次●●からどうぞ。

| 七曜表 | ご意見 | ●● 目次 ●● | HP杉篁庵へのご案内 | このサイトについて |
朱淑真・詞・一覧


 朱淑真斷腸詞全集(25首)

朱淑真﹕宋女作家。號幽棲居士,錢塘(今浙江杭州)人。祖籍歙州(州治今安徽歙縣),南宋初年時在世。生於仕宦家庭,相傳因婚嫁不滿,抑鬱而終。能畫,通音律。詞多幽怨,流於感傷。也能詩。有詩集《斷腸集》、詞集《斷腸詞》。《斷腸集》有宋鄭元佐注本。(《辭海》1989年版)

斷腸詞﹕詞集名。南宋朱淑真作。一卷。淑真為錢塘(今浙江杭州)女子,因自傷身世,故以“斷腸”名其詞。有明毛晉汲古閣課《詩詞雜俎》本、清王鵬運《四印齋所刻詞》本等。(同上書)

淑真錢塘人,幼警惠,善讀書,工詩,風流蘊藉。早年,父母無識,嫁市井民家。淑真抑鬱不得誌,抱恚而死。父母複以佛法並其平生著作荼毗之。臨安王唐佐為之立傳。宛陵魏端禮輯其詩詞,名曰《斷腸集》。(明‧田汝成《西湖游覽誌》)

順治辛卯,有雲間客扶乩於片石居。一士以休咎問,乩書曰﹕“非余所知。”士問仙來何處,書曰﹕“兒家原住古錢塘,曾有詩篇號斷腸。”士問仙為何氏,書曰﹕“猶傳小字在詞場。”士不知《斷腸集》誰氏作也,見曰“兒家”,意其女郎也,曰﹕“仙得非蘇小小乎?”書曰﹕“漫把若蘭方淑士,”曰﹕“然則李易安乎?”書曰﹕“須知清照易貞娘,朱顏說與任君詳。”士方悟為朱淑真,故隨問隨答,即成浣溪沙一闋。隨又拜祝,再求珠玉。乩又書曰﹕“轉眼已無桃李,又見荼蘼綻蕊。偶爾話三生,不覺日移階晷。去矣去矣,嘆惜春光似水。”乩遂不動。或疑客所為,知之者謂客只知扶乩,非知文者。(《湖壖雜記》)


憶秦娥

正月初六日夜月

彎彎曲,新年新月鉤寒玉。
鉤寒玉,鳳鞋兒小,翠眉兒蹙。

鬧蛾雪柳添妝束,燭龍火樹爭馳逐。
爭馳逐,元宵三五,不如初六。


浣溪沙

清明

春巷夭桃吐絳英,春衣初試薄羅輕。
風和煙暖燕巢成。

小院湘簾良墟法ざ碧室戶悶長扃。
惱人光景又清明。


生查子

元夕

去年元夜時,花市燈如晝。
月上柳梢頭,人約黃昏後。

今年元夜時,月與燈依舊。
不見去年人,淚濕春衫袖。

(方按﹕此詞一說歐陽修作,但《六一詞》與其它詞集互雜極多,不足為憑。力辯此詞非朱淑真所作者如《四庫提要》,乃出於保全淑真“名節”,衛道士心態,何足道哉!細賞此詞,似非六一居士手筆,實乃斷腸之聲。淑真另有一首《元夜詩》,可與此詞互看﹕“火燭銀花觸目紅,揭天吹鼓斗春風。新歡入手愁忙裡,舊事驚心憶夢中。但願暫成人繾綣,不妨常任月朦朧。賞燈那待工夫醉,未必明年此會同。”)


生查子

寒食不多時,幾日東風惡。
無緒倦尋芳,厘塀千索。

玉減翠裙交,病怯羅衣薄。
不忍卷簾看,寂寞梨花落。


生查子

年年玉鏡台,梅蕊宮妝困。
今歲未還家,怕見江南信。

酒從別後疏,淚向愁中盡。
遙想楚雲深,人遠天涯近。

(此首或誤作朱敦儒詞、李清照詞。)


謁金門

春半

春已半,觸目此情無限。
十二闌干緑疂廖そバ堙敬坿鼻

好是風和日暖,輸與鶯鶯燕燕。
滿院落花簾不卷,斷腸芳草遠。


江城子

賞春

斜風細雨作春寒。
對尊前,憶前歡,曾把梨花,寂寞淚闌干。
芳草斷煙南浦路,和別淚,看青山。

昨宵結得夢夤緣。
水雲間,俏無言,爭奈醒來,愁恨又依然。
展轉衾裯空懊惱,天易見,見伊難。


減字木蘭花

春怨

獨行獨坐,獨唱獨酬還獨臥。
佇立傷神,無奈輕寒著摸人。

此情誰見,淚洗殘妝無一半。
愁病相仍,剔盡寒燈夢不成。


眼兒媚

遲遲春日弄輕柔,花徑暗香流。
清明過了,不堪回首,雲鎖朱樓。

午窗睡起鶯聲巧,何處喚春愁。
冤民椴,海棠亭畔,紅杏梢頭。


鷓鴣天

獨倚闌干晝日長,紛紛蜂蝶斗輕狂。
一天飛絮東風惡,滿路桃花春水香。

當此際,意偏長,萋萋芳草傍池塘。
千鐘尚欲偕春醉,幸有荼蘼與海棠。


清平樂

夏日游湖

惱煙撩露,留我須臾住。
攜手藕花湖上路,一霎黃梅細雨。

嬌痴不怕人猜,和衣睡倒人懷。
最是分攜時候,歸來懶傍妝台。

(方按﹕“和衣睡倒人懷”一作“隨群暫遣愁懷”,疑為腐儒擅改。此詞乃寫與情人游湖,非隨眾友游湖,“嬌痴不怕人猜”等句可證。)


清平樂

風光緊急,三月俄三十。
擬欲留連計無及,冖遽貊ハ泣。

倩誰寄語春宵,城頭畫鼓輕敲。
繾綣臨歧囑付,來年早到梅梢。


點絳唇

黃鳥嚶嚶,曉來卻聽丁丁木。
芳心已逐,淚眼傾珠斛。

見自無心,更調離情曲。
鴛帷獨。
望休窮目,回首溪山僉


點降唇

風勁雲濃,暮寒無奈侵羅幕。
髻鬟斜掠,呵手梅妝薄。

少飲清歡,銀燭花頻落。
恁蕭索。
春工已覺,點破香梅萼。


蝶戀花

送春

樓外垂楊千萬縷,
欲系青春,少住春還去。
猶自風前飄柳絮,隨春且看歸何處。

凩犹垣酳硬留А
便做無情,莫也愁人苦。
把酒送春春不語,黃昏卻下瀟瀟雨。


菩薩蠻

山亭水榭秋方半,鳳帷寂寞無人伴。
愁悶一番新,雙蛾只舊顰。

起來臨繡戶,時有疏螢度。
多謝月相憐,今宵不忍圓。


菩薩蠻



秋聲乍起梧桐落,蛩吟唧唧添蕭索。
欹枕背燈眠,月和殘夢圓。

起來鉤翠箔,何處寒砧作。
獨倚小闌干,逼人風露寒。

(此首或誤作朱敦儒詞、朱希真(秋娘)詞。)


菩薩蠻

木樨

也無梅柳新標格,也無桃李妖嬈色。
一味惱人香,群花爭敢當。

情知天上種,飄落深岩洞。
不管月宮寒,將枝比並看。


菩薩蠻

濕雲不渡溪橋冷,娥寒初破東風影。
溪下水聲長,一枝和月香。

人憐花似舊,花不知人瘦。
獨自倚闌干,夜深花正寒。

(此首一作蘇東坡詞。)

鵲橋仙

七夕

巧雲妝晚,西風罷暑,小雨翻空月墜。
牽牛織女幾經秋,尚多少、離腸恨淚。

微涼入袂,幽歡生座,天上人間滿意。
何如暮暮與朝朝,更改卻、年年歲歲。


念奴嬌

二首催雪

冬晴無雪,是天心未肯,化工非拙。
不放玉花飛墮地,留在廣寒宮闕。
雲欲同時,霰將集處,紅日三竿揭。
六花翦就,不知何處施設。

應念隴首寒梅,花開無伴,對景真愁絕。
待出和羹金鼎手,為把玉鹽飄撒。
溝壑皆平,乾坤如畫,更吐冰輪潔。
梁園燕客,夜明不怕燈滅。




鵝毛細翦,是瓊珠密灑,一時堆積。
斜倚東風渾漫漫,頃刻也須盈尺。
玉作樓台,鉛溶天地,不見遙岑碧。
佳人作戲,碎揉些子拋擲。

爭奈好景難留,風僝雨僽,打碎光凝色。
總有十分輕妙態,誰似舊時憐惜。
擔閣梁吟,寂寥楚舞,笑捏獅兒只。
梅花依舊,歲寒松竹三益。


卜算子

竹裡一枝斜,映帶林逾靜。
雨後清奇畫不成,淺水堊善董

吹徹小單於,心事思重省。
拂拂風前度暗香,月色侵花冷。


西江月

春半

辦取舞裙歌扇,賞春只怕春寒。
卷簾無語對南山,已覺冏邱妃鼻

去去惜花心懶,踏青步江干。
恰如飛鳥倦知還,澹蕩梨花深院。


月華清

梨花

雪壓庭春,香浮花月,攬衣還怯單薄。
欹枕裴回,又聽一聲干鵲。
粉淚共、宿雨闌干,清夢與、寒雲寂寞。
除卻,是江梅曾許,詩人吟作。

長恨曉風漂泊,且莫遣香肌,瘦減如削。
深杏夭桃,端的為誰零落。
況天氣、妝點清明,對美景、不妨行樂。
拌著,向花時取,一杯獨酌。

【附】他人詞竄入斷腸詞者﹕

《浣溪沙》“玉體金釵一樣嬌”,韓偓詞,見《香奩集》。
《柳梢青》“玉骨冰肌”,楊無咎詞,見《逃禪詞》。
《柳梢青》“凍合疏離”,楊無咎詞,見《逃禪詞》。
《柳梢青》“雪舞霜飛”,楊無咎詞,見《逃禪詞》。


(方按﹕は編者方舟子の注。)
編輯﹑輸入﹕方舟子
城鄉台灣 /www.folkdoc.idv.tw/ による



補遺

浣溪沙(春夜)
玉體金釵一樣嬌。背燈初解繡裙腰。衾寒枕冷夜香消。
深院重關春寂寂,落花和雨夜迢迢。恨情和夢更無聊。


自責 二首
女子弄文誠可罪,那堪詠月更吟風。磨穿鐵硯非吾事,繡折金針卻有功。

悶無消遣只看詩,不見詩中話別離。添得情懷轉蕭索,始知伶俐不如痴。



| 朱淑眞詞一覧 | - | - | posted by 杉篁庵庵主 - -
| 1/1 |